<cite id="5h7b3"></cite>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var id="5h7b3"><video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video></var>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
    <var id="5h7b3"></var>

    中國教育在線:武漢科技大學教授袁年興:七年精心打磨 成就學術專著!

    作者:程毓編輯:新聞中心發布時間:2021-01-15瀏覽次數:10

        2020年12月,第八屆高??茖W研究優秀成果獎公布,武漢科技大學文法學院袁年興教授憑借《族群的共生屬性及其邏輯結構——一項超越二元對立的族群人類學研究》學術專著榮獲二等獎,實現武漢科技大學在人文社科類國家獎上零的突破。

      中國高??茖W研究(人文社科)優秀成果獎,是目前我國高校哲學社會科學領域最高級別的政府獎項,每三年評選一次。本次評選范圍為2014年至2017年間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成果。

      袁年興撰寫的專著于2015年出版,收到業內學者的眾多好評,“對‘民族共生’理論進行了系統性、開創性的研究?!薄皹嫿私涷炇?、微觀分析和邏輯、宏觀闡釋相結合的新研究范式?!?/p>

    兩年田野調查獲取一手資料

      民族共生研究,袁年興從2007年就讀博士時開始涉足。他是從研究民族關系的導師許憲隆。尋找博士的研究方向時,他思考著,中國有56個民族,為什么能成為一個大家庭?他強烈地意識到,沒有民族融合,就沒有民族團結。民族共生,是值得研究的問題。

      中國的民族共生歷史和現狀是怎樣的?能否為中國的民族關系、民族治理提供新的理論和范式?帶著一種使命感,袁年興開始了研究。

      從事人文社科研究,扎實的田野調查必不可少。2008年暑假,袁年興背上行李,拿著地圖,一個人沿著多民族居住地區——藏彝走廊,開始“苦旅式”的探尋之路。

      從湖北武漢乘火車,來到四川成都,他朝著四川、云南和西藏的交界處前行。拼車、徒步,交談、住宿,經歷了一周的走走停停。一個傍晚,來到雪山腳下的一個小村落。疲憊不堪的他,像往常一樣,敲響路邊的一戶農舍。自我介紹后,受到熱情的接待,“在當地,戴眼鏡的知識分子很受歡迎?!?/p>

      “我們這個村莊有17個民族,30多年沒有刑事案件……”聽到樸實的農戶介紹,他驚喜不已,“這就是我要找尋的族群共生研究的村莊?!?/p>

      云南省香格里拉市的哈巴村,地處滇川藏三省交會處,歷史上曾有多個政權在此拉鋸爭奪,也是中國西南多民族南來北往、生息繁衍的重要地帶。為什么這里幾十年來多民族能夠和諧共處?可以想象,這里積淀了中華民族從多元走向一體的生存性智慧。

      他住下來。早上,在農戶家吃過早餐,他拿上本子和相機,開始走街串戶,訪談、觀察和記錄。

      看到坐在門口曬太陽的老人,他湊上前打招呼,坐下來聊家常,了解村子的族群遷徙歷史和家族關系;遇到在田里做農活的村民,他放下本子,幫著打下手,詢問族群關系和生活方式;看到家里有人,他走進屋里,和村民烤著土豆,閑聊村民生活和居住情況。在東一句、西一句的嘮嗑中,他收集到越來越多的信息。

      村里經常有各種聚集性活動,他入鄉隨俗地參與。每月初一、十五,他跟著村民趕集,村民們把家里的農產品擺放在主干道兩旁,提供交換和購買。誰家里有紅白喜事,他聞訊而來,送上薄禮,全程參加,在“打跳”舞會上,和村民們喝酒跳舞。村里舉辦的各民族節日活動,他融入其中,留心觀察各民族的服飾和習俗。

      兩周后,大多村民都認識他了,遠遠地看見,就熱情地招呼“袁教授來啦!”而原本白面書生的他,每天早出晚歸,也曬得皮膚黑紅,有了當地人的模樣。

      遠離親人,客居他鄉,白天忙碌,時光好過。夜晚,整理完筆記,他躺在床上,聽見屋外傳來嗚嗚的聲音,想到村民講的活埋坑、鬼火故事,開始幾天感到既恐怖又孤獨,常常徹夜難眠,一周后才慢慢適應。

      第一次,他一住就是兩個多月。之后,他又多次來到哈巴村,呆上幾周或幾個月,和村民同住同吃同勞動。2009年,直到大年三十,他才回家,“為了參加當地人的各種節日活動?!?/p>

      兩年艱苦扎實的調查,帶來豐厚的第一手資料。訪談記錄和觀察記錄寫了五本,拍攝記錄有數千張照片、十多段視頻。

      通過田野調查,他有了新發現和新思考——多樣性的異質共生,是生命起源和存在的意義所在,也是人類生存訴求的根本線索,這為人類學研究提供了一個嶄新的視域。至少可以確定,在人類學遭遇后現代思潮“不確定性”的背景中,重新審視共生論有助于我們擺脫學科倫理的困境。

      而這一切來之不易,可以說是用生命換來的。在乘車翻越5000多米的雪山時,他有強烈的高原反應,嘴唇發烏,頭痛得要裂開。他縮在車里,雙目緊閉,昏昏欲睡。幸好同行的一名武警不斷地提醒他,“千萬不能睡著,睡著了就可能永遠醒不過來了?!?/p>

      導師許憲隆得知他的經歷后說:“作為年輕學者,能夠做如此扎實的田野調查,非常難得,也為做出有學術價值的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礎?!?nbsp;  

    七年精心打磨成就學術專著

      2009年大年三十,袁年興回到武漢,夫人和孩子已回娘家過年。他一個人在家里,打開電腦,開始閉關寫作。

      面對紛繁的調查資料,按照怎樣的邏輯梳理才有學術價值?每天,坐在書桌前,他邊想邊寫。有些現象無法用現有的理論解釋,有的問題看不透、想不通,有時想用新概念來準確表述卻找不到合適的詞語……寫著寫著,經常推翻重來。每天一坐下就是十幾個小時,經常寫到凌晨5、6點。

      時常遇到卡殼,他揣上小本子和筆,走出家門,用散步來調解。他邊走邊想,想通一點,趕緊記下來,回到家里,繼續寫作。持續的寫作,讓他陷入“走火入魔”的境地。

      春節后,夫人和孩子回到家中,而他依然每天寫作十多個小時。一天,他用圖標構建哈巴村納西族的“親屬稱謂”結構。經過一夜的反復琢磨,都沒有得到理想的圖表?!斑选钡囊宦?,夫人早上醒來,推開書房的門,把專注思考的他嚇了一跳,“進來能不能先敲門啊?!逼拮涌吹剿灰刮此?,本就有些氣惱,“在我自己家里,還敲個什么門?!?/p>

      歷經三個多月的潛心寫作,他終于整理出了初稿,然后進一步提煉和打磨。2009年,他接連發表十幾篇論文,呈現成果“爆發期”。民族學知名學者周智生教授評價說:“袁年興首次提出了民族共生理論?!?010年,他完成了24萬字的博士論文,該論文評為湖北省優秀博士論文,并獲得國家社科基金后期資助。

      學術研究不能僅僅止于畢業,而應該是開啟新征程。袁年興以博士論文為基礎,著手編寫學術專著。目錄,他就修改了上百次。每個章節,用故事化的語言,用短句子,精心雕琢,改了幾十稿?!跋喈斢谌P重寫?!?這樣前后經過了3年,《族群的共生屬性及其邏輯結構》交稿。2015年,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正式出版。

      編委們在編審這本20多萬字的學術專著時評價說,書中呈現大量的實例、數據和圖片,沒有扎實的田野調查,是寫不出來的。

      得知獲獎后,導師許憲隆把文件轉發在群里,師兄弟們紛紛表示祝賀。袁年興沒有過多的興奮:“學習、思考和研究的過程,更讓我感到無窮的樂趣?!?/p>

      2018年,時隔10年,他帶著夫人和孩子來到哈巴村。依山傍水的村莊、純樸和睦的村民,遠處白皚皚的雪山,近處漫山遍野紅似火的花椒,讓妻兒流連忘返。妻子說:“你在這里研究雖然吃了很多苦,但是你的學術成果很有意義?!?/p>

      回顧2007年到2015年歷經艱辛的研究歷程,袁年興欣慰地說:“這是我從哲學、心理學等多維跨界,用實證和模型方法,為民族關系研究做出的一點貢獻?!?/p>

      近五年,在多項國家基金的支持下,他繼續推進民族共生研究,第二本專著即將出版,另有二本專著在寫作中。

      武漢科技大學文法學院黨委書記張繼才提及他贊不絕口:“袁教授科研嚴謹,經常通宵達旦,豐碩的學術成果都是‘拼’出來的,而且作為科研副院長,帶動指導學院的老師們,學院獲批國家基金數量明顯提升?!保ㄖ袊逃诰€ 通訊員:程毓)

        https://www.eol.cn/hubei/hubgd/202101/t20210114_2069401.shtml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阿里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