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h7b3"></cite>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var id="5h7b3"><video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video></var>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
    <var id="5h7b3"></var>

    聞?。洪W耀在祖國最需要地方的“中國紅”

    作者:陳孖川 劉洋編輯:陳孖川發布時間:2021-01-12瀏覽次數:12

    閃耀在祖國最需要地方的“中國紅”


    通訊員  陳孖川  劉洋

     

        2015年,20歲的他在武漢科技大學醫學院讀大一,休學入伍,主動申請赴西藏參軍。

        2016年,21歲的他是西藏軍區某邊防團偵察連戰士,護國旗、守國境,與他國士兵對峙30余天,獲嘉獎。

        2017年,22歲的他退伍復學,第一件事就是去武漢血液中心獻血。三年多來,他定期獻血54次,共計2萬余毫升。

        2018年,23歲的他和退伍戰友成立武漢科技大學迷彩社,志愿開展征兵宣講和愛國主義教育活動。兩年來,迷彩社和他所在班級中,9位同學先后參軍入伍,部分同學服役于偏遠邊疆省份。

        2019年,24歲的他入選武漢軍運會志愿者,以退伍軍人和大學生志愿者的雙重身份接受了CCTV-7國防軍事頻道的采訪。

        2020年,25歲的他成為村里的大學生志愿者,與千千萬萬“90后”大學生一起,戰斗在抗擊新冠疫情的第一線。

        ……

        他是被中央宣傳部、教育部聯合評為2020年全國十位“最美大學生”之一的聞健。

    “誰愿意去西藏?”“我去!”


        “我們將國旗插在了最前線。國旗所在之處,便是國土?!弊鳛?017年中印洞朗對峙中最早到達的部隊之一,聞健所在邊防團在30多天里全副武裝,兩小時一班崗,24小時無間歇,與印軍士兵對峙。

        “有點緊張,還有點興奮,就是不怕?!甭劷≌f,“怕,我就不會去?!?/p>

        事實上,作為當年武科大唯一主動要求前往西藏服兵役的學生,無論是軍隊還是西藏,聞健幾乎一無所知。

        會議室里,老師問,“誰愿意去西藏?”“我去!”聞健羞赧地搓了搓手,“無知者無畏吧,想著都參軍了,那就去最艱苦的地方?!?/p>

        沒曾想,第一次巡邏就給了他一個下馬威?!熬鸵粔涸趪尘€上的大石頭,他們說是他們的。這要放平時,誰稀罕?但國境線上,咱們寸土必爭?!?nbsp;  

        從怒目而視到動手推搡。急紅眼了,幾個戰士把槍往背后一挎,就準備往上撲。如果不是帶隊首長制止,雙方幾乎拳腳相向。

        這次沖突沒有嚇住聞健,反而讓他開始理解,“生命禁區”里邊防軍人的意義,“國境線上從來就不太平?!甭劷≌f。

        但萬萬沒想到,戰爭真的來了,他國的士兵已經越過國境。2017年6月下旬,聞健所在部隊奉命馳援洞朗地區。

        在形勢最危急的時刻,聞健寫下300字的遺書:“爸媽,明天我要上前線了,去守國旗。只知道形勢嚴峻,或許有去無回……我從未后悔過穿上這身軍裝;穿上這身衣服,就得扛起    這份責任……哥哥的婚禮我可能參加不了了,我在遙遠的西藏提前祝哥哥嫂子新婚快樂……如有來世,下輩子還做你們的兒子!”   

        話雖這么說,可一想到遠在老家的父母,聞健的心都揪緊了。對峙發生前不久,母親才從家里給他寄來了八個蘋果,希望他平平安安。

        他想起與父母告別那天,是自己20歲的生日,媽媽的眼淚;想起自己“騙”父母說,入伍、入藏都是組織上的安排時,父親在他背脊上拍的那一掌;想起清明節那天,和戰友們一起去烈士陵園,瞻仰的無名英雄墓碑……

        終于,戰爭沒有打起來。坐著軍車往后方去的路上,聞健看見牧民們趕著牛羊,圍在路旁,沖著軍車鼓掌,“和平,真好!”聞健對身旁的戰友說。

    “血庫告急,能來嗎?”“我馬上到!”


        戴著“衛國戍邊”紀念章,聞健光榮退伍,返漢復學。脫下軍裝的他,入學手續還沒辦,先和戰友去了武漢血液中心。

        “心心念念盼了兩年,終于又獻上了?!比胛榍?,聞健也曾獻過血。本是學醫的他,對于獻血救人,自感義不容辭;沒想到,入伍后,邊疆條件艱苦,不宜獻血,“現在回來了,自然要重操舊業啊?!甭劷⌒ρ?。

        “血庫告急,能來嗎?”第一次獻血后,聞健常接到武漢血液中心請求獻血的電話。

        “馬上到!”對此,他有呼必應。

        13本獻血證、19張獻血卡、1本中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證書,記錄了聞健大學三年時光里的54次獻血。

        “你獻血已達100個治療量,2萬多毫升了?!鄙蟼€月,武漢血液中心的護士告訴聞健,“這相當于把身體的血液換了5次?!?/p>

        “他不僅自己獻,有時還會‘抓壯丁’?!蓖瑢W楊青舉回憶,三個人說好去東湖玩,不想半路上,聞健接到電話,二話不說,就把他們帶到武漢血液中心,抽了一管子血。

        “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嘛?!痹诼劷〉膸酉?,僅他昔日戰友和身邊的同學就先后二十余人次,參與到無償獻血中,成為了固定獻血者。

        2018年10月,聞健獲得2016—2017年度全國無償獻血奉獻獎銅獎;2019年12月,他又被評為武漢地區高校無償獻血形象大使。

        聞健是“獻血達人”的消息,在同學中迅速傳開。有人點贊、有人質疑。

        “軍隊教會了我服從,但更重要的是奉獻?!边@個直面過死亡的退伍軍人并不多解釋。

        聞健所在邊防團與印軍對峙之處,邊境沖突、洪水、地震……犧牲是常有的事。每年清明節,部隊祭掃的亞東縣烈士陵園里,38位烈士長眠于此?!?/p>

        “烈士們為國家獻出生命,咱們連獻點血都不行?!”軍旅歸來,定期獻血,聞健為的是曾為軍人的責任。

         “退伍不褪色”是聞健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2018年3月,聞健和退伍戰友成立武漢科技大學迷彩社,志愿開展征兵宣講和愛國主義教育活動。

        2019年清明節,聞健和37名迷彩社成員,徒步32公里前往施洋烈士陵園祭掃。在他的帶動下,近兩年,迷彩社社員楊淋、楊哲等6人應征入伍;他所在班級陳亮亮、吳琴琴、艾克然木·艾克白爾等3名同學也先后參軍,且都服役于偏遠邊疆省份。

    “我們需要志愿者?!薄拔覉竺?!”


        除了那一大摞獻血證和獻血卡,聞健宿舍抽屜里最多的,便是“標兵青年志愿者”“優秀志愿者”“優秀青年志愿者”等各種志愿服務的證書。

        該校計算機學院青年志愿者服務隊負責人程鑫發現,聞健竟然比自己更了解全國各類志愿服務活動?!坝胁簧倩顒?,我還沒聽說,他已經報了名?!?/p>

        僅2019年,聞健就陸續報名參加了中國2019世界集郵展覽、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2019全球創投大會深圳站、第九屆艾景國際景觀設計大會等多個大型活動的志愿者。

        “看到曾經的戰友在賽場上為祖國摘金奪銀,我能夠在場下為他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貢獻,是我的榮幸;同時,也是我作為一名退伍老兵的責任。我的崗位很平凡,但我非常自豪與驕傲?!?019年11月,作為武漢軍運會志愿者的一員,聞健以退伍軍人和大學生志愿者的雙重身份接受了CCTV-7國防軍事頻道的采訪時說。

        點開聞健的微信,軍人卡通畫的微信頭像、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臂章圖的朋友圈封面、“此生無悔入華夏,來生愿在種花家”的朋友圈簽名……更讓他顯得軍人氣質十足。

        “兩年的軍旅生涯,讓他比同齡人更多了一份家國情懷?!痹撔S嬎銠C科學與技術學院輔導員楊恕這樣評價聞健,“他不打游戲,就愛關心國內外的新聞,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新聞等都是他最??吹墓娞??!?/p>

        對于老師的評價,他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曾說過:在家盡孝、為國盡忠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

        他也是這么做的。

        今年初,新冠疫情突發。此時父親重病,聞健日夜守護。陪護期間,他眼睜睜地看著,隨著疫情嚴重,感染科住滿了新冠肺炎患者。

        “我們需要志愿者?!薄拔覉竺?!”

        “我是一名軍人,也是一名中共黨員?!甭劷≌f,“我有我的責任和擔當,我在國旗、黨旗下宣過誓?!?/p>

        父親好轉出院之后,他第一時間投入到抗疫一線中,成為村里的大學生志愿者,為老鄉們傳授科學防疫知識、消除恐慌,協助村委會做好疫情防控管理,為獨居的老人提供上門服務……

        “能力強、反應快、為人親和、任勞任怨,不愧是解放軍戰士?!贝迕駛儗@個軍旅作風的小伙贊譽有加。

        “落差的是海拔,不是人生?!?017年10月9日,聞健返漢復學,在朋友圈里,他發了這樣一條說說。

        的確,從喧囂都市到“生命禁區”,又回到這長江之濱,海拔有錯差,但對聞健來說,“我只是響應國家號召,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做祖國最需要的事?!?/p>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阿里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