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h7b3"></cite>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var id="5h7b3"><video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video></var>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
    <var id="5h7b3"></var>

    詩意地棲居在生活枝頭

    作者:王波編輯:新聞中心發布時間:2020-11-04瀏覽次數:20

    國學社前任會長  王波


        常有人問我,在武科大這所工科學校,是如何堅持對國學的向往。是啊,對于理工科而言,詩詞等傳統文化仿佛是可有可無的。但是,莊子說,“無用之用,方為大用”。我認為二者并非水火不容,相反,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并行不悖的。

        我常說理性與感性的事。武科大到處閃耀著理性的光輝,科學理論、嚴謹教學、冰冷公式,這種理性能夠幫助傳統文化向更健康的方向發展,而我們要做的是,為武科大理性的環境增添一絲人文氣息和文化底蘊,而這種感性,則能讓人在武科大的校園里感到溫暖,在忙碌的學習生活中留有詩意的一隅。

        在天地和時間之中,唯獨人是有靈的。陸機在《文賦》中說,“觀古今于須臾,扶四海于一瞬?!眽延^的天地和遼遠的時間,一起涌入人的心靈,此刻,我們的那種感動就是詩意,把它表達出來就是詩歌:“籠天地于形內,挫萬物于筆端?!?/p>

        以前我寫武科大的四季,是寫

    春是新燕啄泥櫻花漫開

    夏是江城五月荷韻未摘

    秋是晴空一鶴楓紅高臺

    冬是獨釣寒江檐上落白

        看人寫得熱鬧,總歸是不如親自去看看。

        “沐春風而思飛揚,凌秋云而思浩蕩?!甭皆诖禾斓奈淇拼?,看到的是櫻花爛漫,春柳依依,春鳥啼啼,春草綿綿。王維當年給過我們一個誓言:“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歸?!贝禾?,其實是人心中朦朧的一種憧憬,是對生命所有的寄予和希望。春光中,時間才剛剛開始,人們可以一點一點地把夢想種在現實的土地上,看它開花,看它抽穗。這個生長與成熟的過程中,人還可以企望。

        “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鼻锾斐3W屓藗?,曹丕說,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秋風蕭瑟,步步緊逼,短短一夜,荷葉就變得枯萎殘破了?!百嵥镉瓴怀芍椤?,這個時候再下雨,它還拖得住嗎?即使秋荷殘破,李商隱仍然對它們深情不減?!扒镪幉簧⑺w晚,留得枯荷聽雨聲?!边@樣的荷葉已經拖不住那些珍珠了,但留下來聽著雨打荷葉也是好的。李商隱是一個多情的人,在“客散酒醒深夜后”,他曾經“更持紅燭賞殘花”;在秋陰深沉、霜飛已晚的時節,他仍然有心眷戀,聽一段殘荷秋雨的繽紛。

        人間自是有情癡,此恨無關風與月。實際上,在我們的生活中,即使有著分離,有著傷感,有著低落,但我們的心開闊,我們的傷感和低落,就不會變成一味的怨天尤人,而是變成生命中旺盛的一部分力量,讓我們成長,邁過低潮,走向遼闊。

        年華有限,但詩意無窮。在有限生命中,享受天地之間回蕩著的這些詩意,那么,我們也就成全了自己最美的人生。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阿里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