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h7b3"></cite>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var id="5h7b3"><video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video></var>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
    <var id="5h7b3"></var>

    科大小街

    作者:李昊編輯:汪忠杰發布時間:2020-10-02瀏覽次數:10

    突如其來的疫情把我留在了家中,最初不用上學的慶幸心思早已被日復一日無所事事的空虛驅散。我對在家閑居一直是抱有美好幻想的,畢竟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先賢在前,就算不如前輩生活得那樣詩意愜然,也總該能怡然自得,樂在其中,然而最終還是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終于我開始無比強烈地懷念起在科大的時光?!?/span>別后相思空一水,重來回首已三生”,長時間的分隔不禁我的記憶斷了層,讓我懷疑在科大度過的兩年究竟是不是一場夢,那么深刻而美好。

    最先浮現在我腦海中的是那條小街。從天上看,小街像是一個很長的字母“z”。橫著的是兩條不長的街道,街道兩邊豎著林立的舊宿舍樓;轉折處有一個小花園作為過渡,花園中心立著個涼亭,涼亭四周零星地圍著些不知名的樹?!皕”字的左頭是北苑食堂,右邊的盡頭是新宿舍樓區。小街是我在學校里除學習外的生活載體,我不能不想起它。

     

    小街與春

    當淺寒中第一抹綠色在行道樹的枝丫上暈染開來,春便吹響了她進攻的號角。“禿”了一整個冬季的行道樹上攀滿了嫩芽,煥發出生命的光彩。沉寂已久的街角花園亦迎來了它的表演時刻:牽?;ǖ奶俾噬蠜鐾さ捻?,拉起一條綠色的橫幅,再配以紫色的花身點綴,就是一句頂好的迎春標語。紅花綠草都在園中搔首弄姿,爭芳奪艷。從園中走過或是在亭間小憩,花草的清香隨春風潛入鼻腔,沁人心脾。然而,春天的小街最動人的還遠不止這些“春風花草香”。

    春天是充滿活力的季節,春天的小街是一條充滿活力的街。大學校園里最富有活力的莫過于五花八門的社團活動,而小街正是這些活動的主戰場。準備社團活動的同學需要早起,去食堂三樓的活動中心搬來桌椅,去卡務中心借來帳篷在街邊搭好,等獎品和傳單一應俱全,他們就開始為活動吆喝。臨近飯點是小街人流量最大的時候,社團活動也在此時進入白熱化階段。“春日遲遲,卉木萋萋?!贝汗饣\罩著小街,樹梢上慵懶春鳥的叫聲稀稀碎碎,樹影里少年們的身形忙忙碌碌,原來他們的心底就裝著草長鶯飛和清風明月, 他們所站的地方就是最美的春天。

     


    小街與盛夏的故事

    我與科大的初識當然是在九月,那是大家的開學季。在家里熬過三個月的漫長暑假,我迫不及待地拎著行李奔赴科大的懷抱。由于我提前了一天去報道,學校的一應工作尚未開展,入校門時雖臨近中午,但仍是上課時分。路上的學生只零星幾個,我得以仔細地觀察四周,也得見幾個如我這般猴急性子的新生提著行李箱走在路上。

    我跟著學校提前掛好的迎新橫幅走到了宿舍樓下,負責我迎新工作的學長還在上課,我決定先找到我的宿舍。等我繞著北八宿舍樓轉完一圈,才發現根本找不到它的入口,我只好站到街邊的樹陰里等待志愿者學長。這時下課的鈴聲突然響起,原本冷冷清清的小街慢慢有人流匯入,聚成了人海。我這才看見原來小街的盡頭就是食堂,這時候大家都來這里吃飯了??粗持鴷土嘀澈械膶W長學姐們在我眼前走過,我突然覺得提著行李箱的我十分另類(朋友,如果您不是一個愛出風頭的人,就會知道與眾不同絕非什么好事)。汗水從我的額頭滲出,我像是一個被扒光毛的羊羔混入了狼群之中,而要拯救我的那個牧羊人還在路上。就在這時,一聲天籟在我耳邊響起:

    “你好,同學,需要幫忙嗎?”

    “哦!謝謝,請問北八宿舍樓怎么進去?”

    “啊,你是新生吧,北八、九、十宿舍樓的大門是一個,在北九樓下,怪不得看你在這站這么久呢,我這就帶你過去?!?/span>

    突然出現的陌生學長不僅緩解了我的尷尬,還不由拒絕地提起我的行李箱就走,我連忙跟在他的后頭。他領著我到了宿舍的門口,他在我跟他道過謝之后就微笑著離開了。負責我迎新工作的另一位學長姍姍來遲,跟我說著一些我新生的注意事宜。宿舍樓下的小街上依然人頭攢動,我找不到那個幫助我的學長離開的背影,臉上的汗珠在正午烈日的烘烤下愈發滾燙,而我的心里卻如沐甘霖,有了這么一個簡單而又溫馨的開頭,我對未來四年的大學時光愈發充滿期待。


    小街與秋

        武漢的秋天很是短暫,短暫到你不仔細觀察都不會察覺到它曾經來過。盛夏剛褪去酷暑的外衣,幾場陰雨就把人們送入冬天的懷抱。小街的秋天也是短暫的,落葉隨著寒風驟雨飄往地面,環衛工人又及時將它們清理,秋天悄悄留下它的痕跡,又被人悄悄抹去。幾天過后,樹上、地上一片葉子都找不著了,你才后知后覺:哦,原來秋天已經過去了。但我對小街秋天的印象是無比深刻的,全因那一片熱烈的金黃。

    小街的兩旁種滿了樹。秋日里的某一天,你一如尋常地走出宿舍樓,走到小街上,就發現樹上的葉子鋪天蓋地往下落,如同在空中掛起了一條金色的瀑布,這和鄉間的落葉是不同的,鄉野的樹,繁多而野蠻,排列大多雜亂無章,很難形成這樣壯觀的景象。“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倍鸥υ趯戇@句詩時由落葉想到了自己凄涼的晚年生活,但小街的落葉是不會給人悲涼的感覺的。它不是孤苦伶仃的,不是意志消沉的;它是瀟灑的、是極致的。每一片落葉或是在凄涼秋風中昂然起舞,享受生命最后的狂歡;或是順其自然安靜地垂落,展示生命最極致的靜美。

    清晨,學生們踏著鋪滿落葉的小街分頭趕往教室、圖書館;傍晚,殘存的夕陽與新生的月色在小街上糅合,生成厚重而朦朧的光,落葉宛如金色的精靈在這光影里飛旋穿梭,然后落地歸根完成生命的交接;而結束了一天繁忙課程的學生們,就會約上三五好友抱著籃球,走過小街,去球場上一決雌雄,夏日酷暑,冬裝太厚,秋高氣爽正是打球的好時節。


    小街與冬

        我做孩子時是極向往冬天的。佳節團圓、圍爐夜談什么的太過溫馨、雅氣了,那是長輩們該做的事。我們孩子只盼著在白天能打一場酣暢淋漓的雪仗,堆一個又白又胖的雪人??上戏降亩焓呛苌傧卵┑?,再孩子氣的夢想也難以實現。零八年的大雪又下得過于厚重了,讓人望而生畏;一八年的雪就下得恰到好處,既沒有大雪封門那么夸張也不是如雞肋般可有可無。這一年我恰好在小街。

        雪,如柳絮、鹽晶般的雪靜悄悄地來了,它們先是輕輕地落在地上,落在低頭趕路的行人肩頭,然后它們就飄到了人們的手機里,飄到了一個個姑娘小伙子們的朋友圈中,室內認真工作與學習的老師和學生也都暫停手中的活,望一眼窗外漫天飛舞的白色精靈

        待雪花稍小,我們就魚貫而出,跑到小街轉角處早已被染成白色王國的花園里,去尋找自己的童趣,填補孩童時未完成的夢想。一個雪人很快就豎立在涼亭前,再給他戴上圍巾“幫”他抵御嚴寒。完工后偷偷捏一個雪球塞到同伴的脖子里,聽過他“驚喜”的尖叫過后就在雪地里撒腿狂奔,身后還跟著旁觀者們的陣陣嬉笑。夜晚,我趴在陽臺的欄桿上不舍地望著雪夜里的小街,借著模糊的燈光,瞥見見兩三個興奮的女生羞澀又大方地躺在雪地上,牽著手,然后小心翼翼地站起來,在中間畫上一個大愛心,又害羞地跑開,白天才“出生”的雪人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她們高興地揮手舞腳,默然不語。雪人會隨著時間消逝在冬日淺陽里,但那一顆顆未泯的童心呀,都永遠留在了小街上。

        文人大家筆下的冬天總是離不開美食,無論是張岱筆下的湖心亭燒酒或是朱自清散文中的凍豆腐,都是冬日里樸素的絕味。小街的冬天也有自己的美味,那就是烤紅薯。走在寒意漸濃的小街上,迎面飄來一股烤紅薯的誘人噴噴香氣,不免讓人心口都暖了幾分,循著香氣買來一個新鮮烤好的紅薯捧在手心,漫天的寒意都會離你而去??炯t薯入口是沒有聞上去那么香的,但甜蜜軟糯的口感堪稱一絕。 


    小街與商鋪

    小街的左右陳列著許多商鋪,其中又以水果店居多,專營水果的商鋪倒不是很多,只是一些零食店、文具店也會在門口擺上些水果販賣以增加自己的收入。從北苑食堂西門出,第一家店就是北園水果店,水果種類齊全,果質新鮮。另一家水果店“果園有你”坐落在小街中間,是經營副業的典范,店里除了兩旁的貨架上擺滿了新鮮當季的水果,中間長長的貨柜內擺的都是些散裝零食、嘴碎。此外,它還肩負著存取科大校報的“重任”,看上去二者毫無干系,但每周都會有校報小記者去店里領取校報,頗有些諜戰片中特務在某個小商鋪里接頭的意味。從北園平價超市轉入小街深處,有一家水果酸奶撈,水果與酸奶的口味俱佳,價格也算厚道,值得一試。

    小街上的理發店有兩家,先開的那家我已記不清是什么名字了,我的室友在它開學做活動時辦理了會員卡,且充值了五百元在卡內,現在還有一兩百的盈余,托他的福,我也去這家店里消費過幾次。這學期由于疫情的原因無法返校,下次開學我們又都要搬去青山,卡內的余額怕是無福消受,想必室友每每念及此事也該有些窩火。另一家叫“格調造型”的新理發店給我的印象是十分深刻的,在他們店員糖衣炮彈的轟炸下,我在那里第一次做了“發型”,然而幾天過后就全都剪掉了。雖然這事我早已釋然,全當是一次嶄新的生活體驗,但我還是認為無論是哪里的理發員,在銷售這一行業上肯定都大有可為,畢竟他們對套弄近乎再推銷產品這一技藝的掌握可謂是爐火純青。

    宿舍樓下的張大叔零食店是我常去的店,張大叔店里常駐的是張大嬸,偶爾也能碰到他們兩口子都在的情況,夫妻倆都是頂和藹的人,小店的生意向來都很不錯。以前它的門前總躺著一只小橘貓,整天都趴在樹下用慵懶的目光打量著小街上的行人。而且它就姑且稱它為小橘,是全不懼人的,無論是誰,都樂意讓人摸兩下毛,經常能得到好心路人們的“賞賜”。后來繼承小橘位置的是一只黑色的貓,十分調皮,遠不如小橘可愛。

    小街上的奶茶店很有幾家,但我是不喝奶茶的,我只喜歡在夏日的夜里,去宿舍樓下的奶茶鋪買上一大杯冰鎮西瓜汁,現榨現飲,十分清涼解暑。

     

    小街與夜

    我再也找不到比夜晚的小街更溫柔的地方了。

    炎炎烈日的酷暑里,白晝的熱浪被黑夜織成的濾網過濾,走在夜晚的小街上,你只能感受到絲絲清涼的晚風;而街道兩旁亮著的瑩白燈光又會在寒夜里給行人添上幾分暖人的溫度。熙攘的人流在夜晚都散去,街邊的草木停止光合,開始休息,委身于它們的昆蟲為它們哼著悅耳的搖籃曲。月光打在樹上碎了一地,三三兩兩的學生踏著月色優雅前行,偶爾輕聲低語。誰也不愿擾了這份寧靜,除了穿著黑色制服的他們。

    那是一個秋天的夜晚,零點的鐘聲已然響過,我與幾個室友從校外慶生歸來,月色正濃,我們的身上都泛著晶瑩的光。

    夜半的校園里靜悄悄的,唯有秋風掃下落葉時的輕輕聲響。剛對著蠟燭許下的心愿還在腦海里跳動,我就開始幻想愿望成真時的喜悅,連帶著腳步也輕快起來。當我們走過小街,卻赫然發現宿舍樓的鐵門已經上鎖,猶如一盆帶著冰錐的冷水潑在了頭上,我心里所有的歡欣喜悅都不翼而飛,只好和室友們蹲在小街旁的樹下商量對策。就在這時,一道手電光打在我們身上。

    “嘿,那幾個,蹲在那里干嘛?”

    來人穿著黑色的安保服,仿佛與夜色融為一體,但我們卻喜出望外,久困得救似地迎上去:“您好,我們是這棟新生宿舍里的學生,鐵門關了,您能幫我們開下門嗎?”

    保安大爺不緊不慢地收好手電,“把你們學生卡拿來?!?/span>

    初入學校的我們尚不知道規矩,只以為他是確認我們的身份,過后就會放我們進門,便紛紛將學生卡交給了他。

    他拿過去只借著路燈匆匆掃了一眼,冷淡道:“給你們輔導員打電話,叫他現在過來領人,我要留著你們的卡給你們記過,你們這已經晚歸一個多小時了。明天自己去保衛處領卡?!?/span>

    天上的月亮被烏云遮住,籠罩在我們身上的月光也消失不見。從拯救我們的天使變成要給我們處分的惡魔,保安大爺就只用了這一句話,才剛入學的我們哪里知道大學也會有不能晚歸的規矩。室友連忙解釋:“大爺,我們今天是因為室友的生日在外面多玩了一會兒,您放心,下次我們肯定不會了,您就看在我們都是新生不懂事兒的份上放過我們這一次吧?!?/span>

    保安大爺輕笑一聲,說:“我這里的備用鑰匙,是留著給那些生病了下自習去校醫院不能及時回來的學生用的,是留給那些晚上在實驗室在辦公室加班的老師同學們用的,可偏偏不是給你們這些在外面瘋玩不知道回來的人用的!”

    我們再也無法反駁,樹下的野草耷拉著頭,一如我們這般垂頭喪氣,可它應該是體會不到我們內心的慌張的吧。小街上只有我們孤零零的四人,可是孤獨卻又與我們無關,我們只能繼續試著與大爺交涉,甚至給班助打電話讓他幫我們求情。也不知過了多久,夜色里一陣微風拂過,天上的烏云緩緩散開,大爺終于松了口, 

    “真不知道你們現在的大學生是怎么想的,生日生日,是你們媽媽生你的那一天,你們知道她懷胎十月受了多少苦才把你們生下來?結果你們在生日這天就知道為自己慶祝,自己享受,”他嘆了一口長氣,“唉,說起來你們也是成年人了,也要為自己的行為負點責,別還總讓你們家長擔心,這次我就讓你們進去了,明年生日記得先給你媽打個電話,哪怕就是報個平安?!?/span>

    保安大爺把學生卡還給我們,搖晃著身子幫我們打開了鐵門,我們連忙跑了進去,低聲說著謝謝。我走在宿舍樓內的走廊上,看到小街上的路燈突然閃了一下,眼中的淚花也變得昏黃。

    那晚的夜色太濃了,我實在是無法看清那位保安大爺的臉。也許我們已經在偌大校園的某個角落里重逢,只是我們彼此都不知道;又或許那一晚就是我們此生第一次相逢,也是最后一次遇見。

    我會永遠懷念那個夜晚,為了守護那份寧靜的他們。

    回憶就在這里停滯,我突然又想到再返校時就該搬去老校區,與小街的重逢就是訣別了。想到那些美食,美景,那些回憶都要留在過去,與小街的故事也就此停止更新,不免有些悵然。十數年來,小街只是靜靜躺在那兒,迎來送往了一批又一批的學子,無數的悲喜在它身上發生,無數的青春在它身上留下足跡,科大用它濃厚的歷史底蘊與人文氣質激勵學子們的學習,小街就用它安靜的方式服務同學們的生活。          

    收筆時夜色已深,窗外的月光濃稠而柔弱,我多想化作幻影融入這夜色里,隨著月光在暗夜中一起流動,流回科大,流回小街,再凝出我的身形,好給它一個驚喜。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阿里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