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h7b3"></cite>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var id="5h7b3"><video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video></var>
    <var id="5h7b3"><strike id="5h7b3"><listing id="5h7b3"></listing></strike></var>
    <var id="5h7b3"></var>

    青春驛站之跆拳道

    作者:鐘揚帆編輯:汪忠杰發布時間:2020-09-14瀏覽次數:26

    大家好,各位。都請坐。我喜歡站著。

    為什么我偏偏要選擇站著來跟你們講這些?我站著,而你們都盤腿坐在地上,這樣于我就有鶴立雞群、一覽眾山小之感,給自己找些自信。本質上我是個自卑的人,自卑就會自我懷疑,就會人云亦云,然后首鼠兩端、茫然無措。好不容易我能堅持這些我以為對的東西,接下來如果我有一些??嗯——比較“驚艷”的表現,還請鼓鼓掌,讓我飄一些,謝謝。

    一個人的成長改變,總是各方面的潛移默化的結果。自身影響環境,環境影響自身,相互改變,相互進化。在我還是會長而不是前會長的時候,社團這個環境既改變了我,也因為我而改變。我父母總講,說當不能改變環境的時候就改變自己,可他們總堅持我還不能改變環境,所以無論何時我都必須順從。

    真的么?現在回首,我當會長的那些日子正是我能憑自己改變環境的時機,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只可惜這個第一次太早了,偏偏是我第一次開始學習規劃長遠、顧及大局、平衡妥協與固執等等,以往無非隨心所欲、由著性子來;第一次試著寫人生的簡答題,以前都是選擇題,在老師和家長的全方面安排中作選擇便好。

    你們有人會想了:哪里來的這么多彎彎繞?為證明我所言非虛,且舉些例子。

    試問各位:在你們心里這個社團應該是什么樣的?我跟你們的會長交流過這個問題。他說,既然是跆拳道社,就得教些實用的,不能凈整些花架子,讓人在外面損跆拳道的口碑。我說對。他說,既然要實用,就得像那些優秀道館、優秀運動員那樣認真訓練,要加大強度、嚴格管理、當罰則罰。我說也對。然后我責備了他。

    請記住我說的話:你們心中所認為是對的,在別人心里不一定對,反之亦然;與你們心中所認為的與正確觀點相悖的,也不一定就是錯的;甚至還有一些原本就相近或相同的,僅因為換了個說法就看起來似乎大相徑庭。其中如何分辨、如何利用,就看你們自己了。

    你們會長的觀點也是我當會長之前時的觀點,及跆拳道社應該努力向專業道館看齊。見賢思齊焉,努力向上沒錯,應當受到褒揚。然而,如果換個說法,一個站都站不穩的嬰兒要努力學著跑步,這也是見賢思齊的向上之舉,也會受到褒揚?

    咱們社團還是嬰兒?你們會不服,我的學長學姐們不服,與我同一屆的也沒一個服。社團從成立到現在二十二年了,每年能招一百多個新生——去年我們招了八十個還被稱作“慘淡光景”——百團、櫻花節都必定有節目上臺,華中區比賽拿回來的獎牌獎杯兩個人也拎不下;優秀社團、紅旗社團,去年社聯改革,在年末評星級社團,我茫然不知所措,瞎忙活了一陣,然后我們是四星社團里的第一個。一個嬰兒豈能如此?

    傳承。

    跆拳道技術的傳承在一年一換屆的社團里是不可能的。首先是跆拳道本身的限制,它的規則幾乎每年都有所變化。我是去專門培訓過裁判員的,競技口令的區別、品勢細節的改變我經常記混,聽說今年又改了。然后僅在武漢不同的道館都有不同的風格,更不要說全國各地,而在社團充當總教練的人只可能是從小練起的,其習慣與風格早已固化為當地的特色。至于訓練的方法、理念等,因為社團每年換一屆,便更是一年一個樣,近乎隨機取樣,何談傳承?對此我早已不抱希望。

    管理經驗的傳承在我們社團還處于口耳相傳階段,這正是亟待解決的一點。到現在,我們社團還沒有章程規范——不是“沒有明確的章程規范”,而是沒有——起碼我這個會長不曾見過。此外,做事還沒有一套明確的流程,起初一切靠我的前會長、你們的前前會長的經驗。別人的經驗我能直接拿來用嗎?他是個五大三粗高大威猛的山東大漢,黑帶三段,個人魅力個人實力出眾,我算什么?一個得靠你們坐著我站著這樣的把戲來撐起自信的小家伙,照搬他的經驗,豈非自取滅亡?

    盡管意識到這點,我的經驗也還是只能以近乎口耳相傳的方式給了你們的會長。這絕非長久之道。也許在某一屆,有一個逆反的小家伙拒絕了所有的經驗,一通亂搞,讓社團從此一蹶不振甚至解散;也許在某一屆出了個雄才大略的英明之主,讓社團聲名鵲起、威名遠揚。這是在賭,以理所當然的光耀和本應避免的頹喪為注。何必呢?

    十年所樹之木,不消半日就能被砍倒。社團某一屆的輝煌,須臾間便會消散。我不希望以后有誰在賽場上被碾壓的時候,還昂首挺胸地豎起大拇哥:“想當年,老子的社團也牛X得很呢!”沉浸在虛無縹緲的幻想里,做些個沒頭腦的白日夢。如果我們社團還是現在這般無規無矩不成方圓的樣子,這種可笑的場景隨時會出現,然后就再等十年樹木吧。

    除我以外沒人想過,或者他們只是想想而已卻沒人做過,否則我就能看到這些白紙黑字,并以此為依據找尋適合自己的路,就算找錯了,有它們在也不至于南轅北轍。我就把路走歪了,然后靠著不作為混到了換屆,算是保了個底。以我的前會長那般能力出眾,靠口耳相傳的經驗也只能讓他的下一屆保底,我將如何?你們的會長將如何?再下一屆會長又將如何?

    所以這就是當時我責備你們會長的原因,盡管我贊賞他的觀點。如今的跆拳道社團,連能否保底尚未可知,如何能追求升華?我知道這話說得難聽,那我換個說法:如果你們的行動能讓以后的會長、前會長無需考慮保底的問題,可以一心想著怎樣進步,豈不更好?

    這是必要的長遠規劃。也就是說,我要求你們的會長為了社團的長遠放棄自己的夢想,如果他不接受,我也不會強求。這本是我在任上該做的,沒做成,現在也算進行了彌補,以后社團萬一有失敗的那天,我也不會因而愧疚。你們的會長跟我當時一樣,也是第一次憑自己改變環境,正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之時,我不希望他因被我束縛了翅膀而悔恨。我只求,我所準備的這個經驗,你們能幫個忙,傳下去。

    好了,還有一個問題:如何把人給留住。沒有人如何傳承?你看你們剛來的時候有八十多個,一點點變少一點點變少,現在就剩下這么幾個了。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就是投其所好。你們當初加入我跆拳道社團,是好什么?現在選擇留下來,又是好什么?作為自己,我時常思考這個問題;作為會長,我不配,因為大多數成員都是上了大學才開始近距離接觸跆拳道,少數之前練過的也說是想再練下去,而我跟他們都不一樣,我大概是為了懷念。

    從一年級到六年級,剛開始那段時間算是被父母逼的??捱^,鬧過,扭頭就走過,總是被迫堅持著。再然后跟他們混熟了,就當是去找玩伴放松放松,因為家里那兩個除了會要求我學習其他似乎一竅不通。一起瘋,一起鬧,一起流汗,比后來的一起開黑舒服得多。

    所以,大概是為了懷念,我加入了跆拳道社團。就在這寬敞、干凈、明亮的青春驛站的一隅,學長學姐們留下來的這幾十塊道墊上,我找到了一幫新朋友,一起笑、一起叫、一起辛苦、一起分享,偶爾在操場訓練時還能一起昂起頭數星星。然而總是沒有過去的樣子。后來我逐漸有了上述這些看法和計劃,并以此競選會長。

    會長是選上了,因為其他人沒真想選。我說的話他們是不聽的,有聽我這些胡咧咧的功夫,何不到屏幕上的峽谷和海島去暢游幾番,豈不逍遙快活?我的安排他們是不干的,因為我要捆住他們羽翼剛剛豐滿的翅膀,他們怎愿相從?都是剛剛成人,年少輕狂,有抱負有夢想,自以為是,目空一切。你們也是,你們的會長也是。

    我早就不想干了。多少次醒來,我都嫌棄自己,覺得自己像個老媽子一樣瞎操心。下學期換屆之后我就不是會長了,何必為了所謂社團的長遠而做這些得罪人的活,顧念自身不香嗎?我也不是個沒有七情六欲、超然三界之外的人??!何必每晚耽誤休息和寫作業的時間,從宿舍下來再上到北苑食堂的三樓,勞力勞心浪費一個半小時后再從青春驛站下去爬回到自己六樓的窩兒?

    只可惜,我就是跆拳道社團的會長。做一天的和尚就得撞一天的鐘,在其位就得謀其政,我是社團的會長,不是某些人的會長,我必須堅持下去。更何況只要我在,這些改革便有可能施行;我若不在了,那豈不是之前所做的通通化作泡影,還莫名地吃了苦頭?

    抱歉跑偏了?;貧w正題??傊?,諸位中在上大學后才開始才近距離接觸跆拳道的“小白”才能代表多數人的想法,我是沒有這個資格的。希望你們要好好地審視自己,就以自身為例子揣摩新生的心,盡量幫助社團把更多的人留下來。至于從小練起的“老油條”們,因為競技體育憑實力說話,姑且把他們作為協會的精英吧,要留住他們,會長你得做得更多。

    舉個例子:有人告訴過我,說天天練些重復枯燥的東西,不知有什么意義。大概這也是“小白”和“老油條”的區別之一。如何在看起來似乎乏味單調的訓練中增添新奇和趣味、在二者間尋得一個平衡,怎樣兼顧享受過程和收獲果實,這就是非常值得琢磨的地方。

    除此以外,會長要琢磨的東西實在不少,他會作何安排,我就不知道了,我也管不著了。無論是在哪個方面,如果各位覺得他的做法欠妥當,請不要擺臉色、撂挑子,要溝通。記住,溝通的前提是雙方都不認為自己是完全正確的,也不認為對方是完全錯誤的。不然,就打一場吧。跆拳道,憑實力說話。

    差不多就這些了。呼——不知真的見到你們時,我還有沒有這樣的勇氣和口才呢?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阿里彩票登录